Bliss & Wisdom Elites Network
福智企業菁英網

心靈加油站

 

一百分暑假

 

去年暑假,我終於一償數十年來的心願,瓦解了與母親之間的三尺冰凍!箇中滋味酸甜苦辣,幸而長期以來不間斷地許願,加上跟一群好友共同研討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,才有這次歡喜「達陣」的學習經驗。

 

  火線上的親子關係

 

  打從學生時代開始,我與母親的關係便長期處於緊張狀態。或許是母親凡事求好心切的個性使然吧?每當我正做著她要求的事情時,過程中只要稍有一點不如她所預想時,一句句建議、一句句提醒就成了我耳中最難以忍受的挑剔。

  因此,每次與母親互動時,便經常感覺到母親的話語似乎是為了激怒我而開口的,內心一把無名火猛然生起,無法控制住情緒的我,往往一開口便是令母親深感不悅的回應。這齣戲碼雖然每次都以我深深的懊惱收場,但同樣的情況還是一而再、再而三的發生。

  直到遠離家鄉就學、工作之後,每年到了寒暑假需要返回屏東老家的日子,依舊是考驗我孝心、孝行能否知行合一的時機。回家前,我都會不停地在心中提醒自己:「我要孝順不頂嘴、我要孝順不頂嘴......」可惜的是,蜜月期頂多維持兩個禮拜,過了這個期限,不知不覺地我就故態復萌了。

  正因為這段歷程,使我更加深刻地體會到:「孝順不是單單立志就夠了!」更重要的是要有確切的方法以及學習的典範。身為國小老師的我,在學校教導學生恭敬長上、孝順父母,深知自己必須以身作則,才能引導學生克服心中的困難,落實孝道。有了明確的目標後,我自問:「究竟該從何處下手,才能做到真正的孝順?」幸好,後來我參與了福智青少年班的教學。

  青少年班的課程內容中,有許多孝悌敬師的內涵。其中令我印象最深、感受最切者,當推「漢文帝親嘗湯藥」的故事。起初與其他青少年班的老師是為了授課而研討,不過幾次下來,我察覺到這原先僅僅被我視為「歷史故事」的事件,漸漸有了溫度、有了色彩,心中更加策勵自己:「今年暑假,我與母親互動的僵局一定要突破!」

 

  突破冰點的契機

 

  暑假到了,與我感情甚篤的外甥女在美國結婚。在她熱情邀約之下,很想訂張機票飛過去,在心意未定之前,我先返家探視母親,沒想到正在這個時候,母親竟然出事了。

  突發的急性腎衰竭使她被緊急送進高雄的醫院就醫,接連著嗜睡、嘔吐、食慾不振等症狀更讓她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。我好擔心報親恩的機會稍縱即逝,所以決定全心全意地看顧她,立志奉行「不頂嘴,勤跑腿!」

  母親向來很有主見,面對不熟悉的治療方式一定感到惶恐吧!因此我每次和醫生討論治療情況,一定立即向她說明,希望她安心。或許是信任,或許是深層的不安,生病以來,向來習慣處處給予意見的母親似乎不再多說什麼。

  我常常一邊摸著媽媽的臉頰,一邊說起往事,甚至像扮演一齣獨角戲般,對著不大理睬的母親不停自言自語。我不禁回想起四十幾年前,媽媽應該也是以這模樣對著襁褓中的我說話的?母親在娘家中是老大,嫁給有著大男人性格的父親,加上陸續出生的七個小孩,使她的生活極為忙碌,我想,母親大概一輩子都沒有這麼被呵護過吧?

  由於我侍奉病人的經驗不足,一開始常因為不小心碰到母親的身體而惹得她哇哇大叫。我這才知道,一些再平常不過的舉動,對身心極端不適的病人都是一種折騰。後來,我就學會在做每一個動作之前,先溫柔地告知她下一步的動作。比如說:「媽,我現在要扶你起來喔!」「媽,我現在要幫你穿衣服喔!」

  一聲聲的輕喚,我彷彿回到兒時母親照顧我的情景,只不過人物依舊,角色卻互換了。

 

  侍病中效學聖賢

 

  因為腸胃消化不良,母親必須服用瀉劑以維持腸道蠕動。我便肩負每三小時服侍她如廁,同時觀察糞便的任務。某天她吃了瀉劑,還來不及坐便盆就拉了出來。她無助地站著,說:「怎麼辦?」

  我邊清理邊說:「沒關係,衛生紙有很多包;而且你吃素,大便一點都不臭!一點都不臭!」接著又以熱水為媽媽擦拭、更衣,再慢慢抹乾淨地板和椅子。在其他病患熟睡的呼吸聲中,我非常慶幸能夠安靜迅速地處理完這件令母親難為情的事。

  與此同時,我的內心不斷上演著小時候母親為我把屎把尿的畫面,深感自己現在所付出的一切實在無足掛齒,也無法與母親的深恩相比。「漢文帝親嘗湯藥」的情境也在此時浮現腦海,似乎可以想見位高權重的皇帝在侍奉母親時的心情呢!

  在我觀察糞便顏色之始,母親曾以冷竣卻難掩難為情的聲音說:「我的大便有什麼好看的?」 「媽!你不知道,我好希望每次看到的糞便都是黃色的,而不是黑色。」

  也因為每三小時就必須起身看顧母親一次,所以我從未曾在長椅上連續躺下超過三個小時。某一次鬧鈴響起,我起身看見母親睡得正香甜,心想:「不如讓她多休息會兒,三小時後再叫醒她吧!」

  想著想著,自己也跟著睡去。沒想到,三小時後我再度起身,竟感到全身痠痛,這才想起嫂嫂之前曾經疑惑地問過我:「你睡那椅子不會不舒服嗎?」那時我還一頭霧水地告訴她:「我每晚都睡得很好啊!」原來,這是因為我每三小時便起床一次,筋骨有獲得舒展的緣故;原來,這個看似辛苦的舉動,反倒是讓我在醫院睡了三十幾天卻不感疲累的關鍵!

  想到自己有機會能向漢文帝效學「目不交睫,衣不解帶」的孝行,內心充滿了無比的歡喜。因為讀了因果故事,我肯定自己的行為是一件非常有價值、有意義的事。於是,我越來越享受在醫院中與母親相處的時光。

 

  軟語娛親突破格局

 

  除了服侍母親如廁,我亦極盡「老萊子娛親」之能事。經常努力以幽默的語氣讓她忘卻病苦:「媽!你看你,八十幾歲的人了,牙齒還長得這麼好,只吃稀飯會不會太可惜了啊!」

  諸如此類彷彿對孩子說話的語氣,無一不是希望自己能儘量減輕母親的不適。某次相鄰病床的親屬告訴我:「你好像把媽媽當成三歲小孩子在哄喔!」

  後來母親轉換醫院,我們互動的方式依舊持續。當我正百般呵護餵著母親喝粥時,鄰床婦人猛然拉開簾子,對著她先生說:「你快來看!生個女兒多好,這麼貼心......我也好想要有這種幸福的滋味啊!」

  回顧這個暑假中照顧母親的林林總總,我的感受絕非只有「我終於做到了!」的欣慰,更深切地是,感恩自己先前在青少年班教學的歷程。那股支撐著自己突破原有格局的力量,乃是源於受經典薰習後,願意效學聖人的自我期勉。

  對其他人來說,服侍年邁的父母或許僅是一種為人子女應盡的責任,但對我而言,正因為擁有一群學習的伙伴,當我為母親付出時,內心能夠同時生起紮紮實實的欣喜。透過學習經典,內心也出現了一把衡準的尺,讓我一步步追尋聖人的足跡。

  「媽!今年這個暑假,我可以得一百分吧!」頑皮的我,嘻嘻哈哈地向母親撒嬌。雖然,看似酷酷的母親依舊沒有接招,但眼裡卻綻放出欣慰的光芒!


 



台北 蘇鳳珍
回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