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iss & Wisdom Elites Network
福智企業菁英網

心靈加油站

 

生命的奇遇

 

  我自四、五歲起開始迷上「做模型」。所謂的做模型可不只單純組裝現成的零件,依我的標準,還要做到「非常逼真」,太假的零件都要換掉。我可以花兩個月做一個十五公分長的摩托車,車輪一定要做到立體鏤空;車燈裝配可發光LED燈;鋼圈必須閃耀出金屬光澤,為此我特地上網請教同好,才知道要用某牌的磨地板水蠟才能達到效果。機車旁邊我加了一個小賽車手,為使它膚色自然,我試過好多配色,終於以白、皮膚色、透明橘、透明黃、黃色與咖啡色混合呈現出滿意的效果。

  又有一次,我想做「史奴比」,於是上網找來數百張史奴比各種角度的照片,依比例縮小,算出模型大小,然後用保麗龍做粗胚,上白膠與石膏,最後上色。為了搭配成品的精緻感,我找來一個紙盒,噴上銀漆,加上小花的綴飾,讓它充滿耶誕氣息。

  可想而知,我為了這項興趣砸下的不只是時間,還有加起來足夠買輛車的錢。所謂「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」,專業配備不可或缺:上色用的顏料、噴筆、空氣壓縮機,還有抽風機、防毒面罩等,免得我因為吸進太多有毒的揮發氣體而暈倒。

  做模型是我的生命,走到哪裡都不會忘記「觀察與思惟」──看到任何東西,即使是一小塊木頭、一片金屬,我都會想:「這可以做什麼模型的零件?」對我來說,「錢加模型」就等於「快樂」。最好什麼花費都「拗」別人請客,口袋裡的錢只進不出,統統拿來買模型。每當課餘時間,把辛苦創作的成品一一放在桌上細細品味,哇!那真是人生最大的樂事!

  不過,我後來漸漸發現,這種快樂很短暫,一個人賞玩實在沒什麼意思,而每次叫弟弟來欣賞,他都露出不屑的表情,我開始懷疑,錢與模型好像不是快樂的關鍵,不是生命的全部。

  更糟的是,在我大三的某一天,媽媽給我看弟弟寫給她的信。他用電腦寫了密密麻麻的三頁,充滿對我的批評和憤怒!他說我很自私、很霸道,每次都搶先選喜歡的東西,從來沒讓過他,讓他小時候經常躲在棉被裡哭……我很震驚,不知道自己嚴重傷害了弟弟,也很難過,原來我的身上充滿缺點,這麼差勁!

 

大專營 -- 新生命的開始


資工研究所畢業前一年暑假,媽媽拿給我一張福智大專營報名表,我當時沒想太多,只覺得學生生涯即將結束,卻從未參加過活動,也沒有交過什麼朋友,所以就報名參加了!

  大專營是生命的奇遇。在那裡,帶組老師跟小組長重新釐清許多價值觀,並幫我解開許多疑惑,讓我好幾次感覺「豁然開朗」,原來生命中還有很多東西值得追求。

  「我們應該去做別人不做,但應該要做的事情,等到別人都去做了,我們再去做別的應該做的事情!」當台上的人說出這句話,我開始哭得唏哩嘩啦,我從來沒聽過這種想法,這真的是太偉大了,這邊真的很特別、很好,所以決定一定要參加大專班。

  大專營結束,我加入福智文教基金會的大專班與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研討班,然後跟自己說:「每一堂課我都要到!」又因為地利之便,我勤跑台大與師大的福青社上社課。

  這跟我之前的生活是完全不同的,有人問我:「這樣會不會太累?」我想,生活只有兩件事非做不可,那就是念書跟休息,從實驗室出來是晚上五、六點,回家不是看電視就是打電動,看起來很快樂,可是最後卻會感到空虛失落,這種快樂是短暫的,上社課則不然,愈上愈快樂。所以如果要我選擇看三小時電視,還是上三小時社課,我寧願去上課!

 

付出是快樂的泉源


廣論班與大專班的課程讓我學到「關懷他人」是快樂的泉源。有一次我們在台大的活動中擺攤,介紹有機與無化學添加物的飲食觀,也順便介紹無化學添加物的食品。

  有一個小女孩想吃攤位的黑糖果凍,媽媽不肯買,她就難過地一直哭。我看著她,想起一件事:高一時我有個非常要好的同學,常常玩在一起。研一暑假,我們碰面。我問他,我們在一起念書時,有沒有讓他印象深刻的事?

  我以為他會說一些一起玩的事,可是他卻提到高一的某天中午,他因為當值日生,必須一個人去倒垃圾。我從背後叫住他,陪他一起倒垃圾,讓他當時的孤獨感一掃而空。這是件很小的事,卻讓他惦記多年。想到這邊,我馬上從口袋掏出三十元買果凍給眼前的小女孩。

  她拿著果凍蹦蹦跳跳地走了,笑得好開心!這個笑容到現在我都忘不了,這是我以前從未體驗過的快樂!想想以前玩模型砸下那麼多錢,得到的快樂虛無短暫,現在三十塊錢卻讓一個小女孩這麼開心,原來行善可以使自己跟他人得到快樂!

 

接受困境,改變它


我也學習到看待事情的新角度。我的指導教授脾氣不太好,曾對我們做過一些我覺得不太合理的要求,讓我起了很大的反感。剛好那一陣子鳳山寺的法師來大專班上課,提到「面對困境應該先接受,然後行動」,並舉了一個故事為例:

  有個人把車停在一家店門口,要開車時發現四個輪胎都沒氣了。原來是店老闆不高興有車擋在門前,所以把輪胎刺破洩憤,當他見到車主還很兇一直罵。車主想到佛法裡因果循環的道理,相信過去的生命中一定曾傷害過對方,今天對方才會這樣生氣,於是靜靜挨罵,然後說:「我以前一定對你很不好,才會讓你現在看到我這麼生氣,真的很抱歉,請原諒!」沒想到這份誠懇讓對方的氣消了一大半,最後還決定把車修好再送還他。

  對比自己跟老師的關係,我過去大概也有非常對不起老師的地方吧,如果這輩子不改善這個緣,下輩子一定還會互相傷害!為了讓我們下一生見面可以變成朋友,現在一定要努力。於是我開始以正向的心態配合老師的需要,並練習對老師「觀功念恩」。

  以前我覺得老師不是好老師,每次向他請教問題,他都不肯幫我們「解惑」。透過觀功念恩,我找到正向的思考點──因為他不回答,我們必須靠自己找資料,與同學不斷討論。後來,當我們跟其他實驗室學生一起上課時,我發現我們這組很容易進入情況,找出研討問題的重點。想想以後出社會沒人會教我,都要靠自己摸索,老師不正是在幫我做進入職場的準備嗎?

  還有,老師經常叫我們陪他的小孩,其實是因為他常為了改我們的報告忙到半夜三、四點,他是犧牲陪家人的時間來看我們的報告。當我想到這裡,就會很願意陪他兒子,希望老師能少操一些心,不要太辛苦。而且我也可以透過跟這個小孩互動的機會,培養耐性,也多了解一點「小朋友」心情。

  因為我的心境不同了,老師的態度也漸漸改變。他開始跟我聊一些心事,比如說「不知道該怎麼跟小孩溝通?」這樣的事。我建議他,每天回家花五分鐘跟小孩聊天。聊什麼?就問小孩:「今天在學校有什麼快樂的事,有什麼不開心的事?」

  幾個星期過後,他高興地告訴我,親子關係改善了!隨即又加一句:「可是好累喔……」我就趕快打氣:「現在你陪他,他有事就會告訴你;不陪他,以後他遇到困難也不會跟你說,如果還找壞朋友解決,局面就真的很難收拾了!」

  當老師侃侃而談他的專業與興趣,有些同學不愛聽會找機會溜掉,但是我都很認真聽,因為我知道他很寂寞,需要有人陪伴。有一天,他突然問我:「為什麼我今天很煩躁?」我有點驚訝,老師開始會觀察自己的心耶,我回答:「那你要不要把心放寬一點?」他問我:「怎麼樣才能放寬?」雖然那天的我並沒有幫到什麼忙,可是,我感覺,老師變了……

  回顧與老師互動的過程,一方面很感恩他,一方面也更加感恩日常老和尚。印度大成就者寂天菩薩,在其著作《入行論》中提到:「如黑暗依陰雲中,剎那電閃極明顯,如是佛力百道中,世間福慧略發起。」在沒有遇到日常老和尚前,我的生命毫無頭緒,就像迷失在黑夜中,不知道對錯;加入大專班,讀了《廣論》,才終於看見曙光,掌握生命的方向。

 

重新修正的「新貴」之夢


在大專班,我印象最深的課程之一是「物質文明的真相──科技的迷思」。因為自己念的是資訊工程系,在學校的氛圍中,對人生理想的設定就是「找一份高薪工作,做電腦新貴,邊賺錢邊開公司,拼到四十歲,賺一億再退休,到美國買別墅,悠閒享受人生!」覺得這個計畫簡直天衣無縫!

  沒想到大專營讓我的信心動搖,因為我看到一群大老闆跑到營隊當義工,搬東西、打雜……我心想:「好怪喔!不是當老闆、賺大錢就會得到快樂嗎?這不就是我的夢想嗎?難道我也要等到做大老闆再來當義工嗎?」後來在大專班上「科技的迷思」的課程,老師讓我們看一部新聞記錄片,提到廣東貴嶼地區的居民長期靠拆解各國電子零件維生的景況:

  婦女在家門前用粗糙的工具,烤熔電路板上的金屬,回收賣錢,遇熱揮發的有毒廢氣,如戴奧辛,就用電風扇抽走;報廢的電腦螢幕、主機板、印表機堆得像山一樣高,布滿村裡每個角落;廢氣瀰漫在空氣裡,讓村莊變得黃濛濛;廢水流入河中,讓河水被重金屬與有毒物質污染成黑色,居民拿它洗澡、洗菜;長期下來,紛紛得了皮膚病、癌症……

  最讓我驚訝的是,一個稚齡的小男孩,就坐在廢零件、電線裡玩耍。我很喜歡小孩子,看到這一幕真的嚇一跳,好心痛啊!

  電腦給人的印象是白色的、潔淨的,尤其晶圓製作時穿無塵衣,形象非常美好,可是事情背後呢?以我們這一代年輕人來看,假設一人換三台電腦,那麼全球加起來要產生多少廢電腦?以後就算我每個月都可以翹著腳數鈔票,可是這種快樂是建築在一大群人的痛苦上,這種榮華富貴我寧可不要!又依因果律來看,總有一天這種惡業會回轉到我身上,或許我會生活在比他們更糟的環境!這次的學習經驗,讓我開始重新審思未來的人生規劃!

 

當兵會使人微笑?


在大專班可以跟老師、同學學習,有請教的對象,當兵的我又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?記得當兵第一天,營區牆上有一句話:「當兵會使人微笑!」我當下反應就是:「唬人!怎麼可能?」

  新兵訓練中心的廁所與餐廳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。那裡廁所的垃圾桶很久才會倒一次,通常每間的垃圾桶都堆滿衛生紙,像一座小山。每個人用完的紙就找縫隙塞進去,不然就是丟在旁邊。

  這讓我想起在大專班看過的電影「讓愛傳出去」,戲裡頭有一段口白,大意是說:「人都習慣過原本的生活,即使過得很糟也不想改變,可是,人人不想改,人人都是輸家。」於是,我就決定去倒垃圾,這只要花幾分鐘就可以做到,卻讓大家可以很輕鬆的上廁所,不用為了「塞縫隙」的事傷腦筋。

  我也是打飯班班員,每天要抬飯菜、發餐盤、幫大家舀菜,用餐後則要清潔場地、洗鍋碗瓢盆,每天中午都沒什麼時間可以休息,工作量很大。對很少做家事的我來說,實在有點辛苦,比如說洗碗筷的時候,我就感覺:「好累喔,腰怎麼會痠成這樣?」

  日常老和尚曾說過一句話:「某人啊!你來這邊的目的就是為了偷懶嗎?」我不想偷懶,我想要好好學啊!再說,我做不到一個禮拜,父母幫我洗了二十多年的碗,都沒喊過一聲累啊!我想到父母的辛勞,也決定做事要更用心。

  我跟夥伴分享這件事。他說,以前認為「當兵是在浪費時間」,現在才覺得這不是很正確的觀念。一個禮拜後,他又說:「以前我舀湯盛飯的時候,覺得灑一點到桌上沒什麼大不了,但當我變成擦桌子的人,我才體會到別人的辛苦,以後吃飯一定要小心,不要把飯菜灑出去!」

  吃飯時間,是大家比較放鬆的時候,但是往往也一臉疲憊。當我為大家發碗盤或舀菜時,我就對面前的人笑一笑。沒想到後來有人居然來告訴我:「我每次進餐廳都很累,看到你就有精神了!」有人則開玩笑問我:「你是不是治療系的?」後來我到步兵學校上課,背著很重很重的行李,還遇到一個面熟的人突然跑過來幫我扛,當時我嚇一跳,很納悶,並問他為什麼要幫我扛行李,他說:「因為你在新訓的時候很照顧我們!」「當兵會使人微笑」,看來好像是真的耶!

 

多做一點,多會一點


在打飯班,有些時候難免會看到別人的缺失,還好身邊有個來自大專班的同學聖翰可以互相打氣。我曾問他:「難道你都不會覺得有的人很討厭嗎?」沒想到他說:「不會耶!我從來不會討厭別人啊,看到每一個人都很開心。」聽到他這句話,才想到:「對啊!我來當兵不就是希望和每一個人成為好朋友嗎?」嗯,多個同學在旁邊真的很好,可以互相打氣,還可以在犯錯時得到一些忠告。

  記得在大專班的時候,我們參加過很多活動,例如去大專營、教師營當義工等……一大早起來,上課、分組工作,結束時往往都深夜了,雖然很辛苦,可是覺得很充實、有意義,我們藉機學習觀察思惟、主動積極、觀功念恩與待人著想,心胸愈來愈柔軟開闊,所以「做義工」對我們來說,是一件可以為人付出、得到快樂的好事。

  在打飯班忙碌的生活中,我和聖翰彼此勉勵──要把這裡當大專營,把每一天、每一件事,遇到的每一個人都當作是學習的機會,所以非常拼命。舉例來說,我們常被叫去廚房刷地板、洗四、五百人吃飯的桶子、鍋盆、擦桌子、掃地,拖地更不用說。有些打飯班的人會覺得這是受欺負,但是我跟聖翰都很認真地當成大專營去做,而且每完成一件,就會跑去報告,問問還有沒有別的事需要做?雖然做完我們總累得快昏倒,而且腿軟指甲裂,出餐廳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,但是卻在無形中帶動打飯班,形成一種願意相互幫忙的氣氛。

  不過我也不是每件事都能很快突破的。像「倒ㄆㄨㄣ(餿水)」這種事,就花了我一番功夫。我很愛乾淨,連手黏黏的都受不了,何況是要把一鍋二、三十公斤的餿水倒進「ㄆㄨㄣ桶」,有時候,倒下去還會濺上來,沾到臉、手和衣服!感覺上,這種東西應該離我很遠,但是,現在近在眼前。

  經過一段時間勉強去試,愈來愈不怕了,當我發現自己克服了,快樂的感覺油然而生。還有像切鳳梨、煮茶水……只要不是本分內的事,就有人不願意做,希望別人去做,其實多做一點,就多學到一點,以後別人有問題都會來找你,你就有機會幫助很多的人。

  在新訓中心最後一天的同樂會上,我被叫上台。我很高興走上去,誠心地跟大家分享在這邊學習的心情,然後說:「如果沒有來當兵,我不會學到這麼多,感謝大家!」回到寢室,有一個同學,他在外面的工作是幫歌星填詞作曲,跑來告訴我:「你剛剛說的每一字每一句,我都很認真聽,很感動!」

 

篤定地走向未來


最近要下部隊,我和幾個同梯的大專班同學陸續抽籤,決定接下來的去處。我抽到一個以「精實」聞名的地方,另一個同學抽到金馬獎,還有一位要進「未爆彈處理中心」。我們剛聽說他要進未爆彈處理中心,第一個反應就是擔心危險性。

  沒想到那位同學說,他剛開始也會擔心,但想到在大專班聽過的一件事: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作者宗喀巴大師與許多弟子,都發願每一生投生到最需要他們的地方,即使是很惡劣的環境,他們也願意過去幫助眾生成佛。他想到這裡,突然覺得自己不需太過擔心,也許在未爆彈處理中心,正有他生命可以提升的契機。我們聽了他的話,都振作起來,感覺篤定,不再害怕。

  真的,不管未來我們將往何處,都有可以學習的事。因為不斷地學習,累積的智慧、幫助別人的能力會愈來愈好,這不是很棒嗎?也許軍旅生活中,我可以選擇「害怕吃虧、想要偷懶、保護自己」,但對無限生命來說,這樣只會更消極、狹隘,一點好處都沒有。想想自己真的很幸運,因為媽媽的介紹、大專班的參與,扭轉了生命的軌道,希望我永遠都能有好老師教我、好朋友陪我,讓我勇敢無畏,為所有眾生的幸福努力!



台北 龔炳丞
回目錄